体育

爱情划过天际嘚瞬间壹7z7z

2019-06-13 21:23: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爱情划过天际的瞬间(一)

我深思着,一段记忆有多长,是流星划过天际的那一瞬间,还是绵绵不尽的河流?此去经年,但记忆里你那清晰的脸颊、深邃的眼神,刻骨铭心的横亘在我心间。

时光倒带。

二○○二年,初夏,阳光明媚得能看到湛蓝的天空,淡淡白云飘浮,金色阳光从窗跌进来,恨恨的打在我脸上,眼睛眯成一条线,正沉睡在这明媚的阳光下。

“喻可可,老师叫你回答问题,快起来。”后排的李亦拉着我的衣服,刚好遇到周公的我,已经来不急停留在美美的梦中,以流光的速度站立起来。

顿时,全班同学用锐利的眼神望着,我莫名其妙的左右环绕,此时,我终于明白了,我被这个可恨的李亦给愚弄了,我正准备等老师还未发现时坐下,但老师却精明的洞察到了,脸色铁青,像是我借了他家米还了糠一般。

“喻可可,你真是越来越无视课堂纪律,太不像话了,别站在位置上把同学给遮住了,到后面去站着。”高分贝的声音差点把地上沉睡的蚂蚁吵醒。

无可奈何的拿着书,踏上沉重的脚步迈向教室后面,但我的眼睛不会忽视我后排的李亦,我瞪了他一眼,嘴里叽里咕噜的骂着这个可恨的家伙。

当我走到教室后面,刚未睡醒的眼睛在遭到老师的一阵噩耗后,也慢慢苏醒,但是我心中对李亦的恨是有增无减的,这可以我在这个班上来第N次接到他的如导弹般的袭击。

他却精神焕发的把书立起,自以为长得一副像吴尊的脸,转头给我做鬼脸,那诡异的笑,真想杀死他,而我有气无力,并且故做出无所谓的样子,眼神里其实早就燃烧起仇恨的火焰。

李亦的是学校有名的小混混,仗着家里有点钱,就在学校为所欲为,我讨厌这种纨绔子弟。

我和他的战争焰火也就在此时点燃。

终于熬到下课,老师刚跨出教室,我就走向李亦。

“李亦,我不会放过你的!”

他皮笑肉不笑的把头靠近我,“哎呀!喻可可,我怕,我好怕!”声音如二胡越拉越长的音调,旁边的同学也跟着呼和着,整个教室如热锅上炸开的蚂蚁。

好心的李渝同学走近我,用手轻轻的拉我的衣角,示意我别和这种纨绔子弟发生争执,以前我是这样的,一直忍受着他的折磨,虽然不算不上品学兼优,但至少我不在学校惹事生非,但今非昔比。

我甩开李渝的手,她如一只委屈的小鸟,红着脸悄悄走开了,我正好与李亦对侍着,如一场搏击大赛,空气也在此时凝固,我伸出我细长的手指,在他手背上揪了一下,算是为刚才报仇雪恨。

“李亦,你别太过份了。”转身潇洒的离开,其实心里如小鹿般跳动,脸颊也涨红,脚步也越走越快,我害怕我现在这个样子被他看到了。

后面他们的尖叫弥漫在空气中,直至消失。

翌日,我带上熊猫的眼睛、以及忐忑的心来到学校,我知道今天是不会有好的下场,我知道李亦不会这样就放过我的,我铿锵有力的握紧拳头,就此一博了,是死是活今天就决定了,我可爱的同学们,以后一定记得给我烧钱纸;我的家人们,请原谅不孝的我;亲爱的老师们,你们不幸又少了一个可爱的学生……永别了。

走到教室,一片寂静,这就是暴风雨以前的安静吗?My god!脚步如生锈的刀,迟钝而不锐利,忐忑的心跳,以及这静谧让人无法幻想……

“喻可可!”

我顿时毛骨悚然,精神集中的微微转身旁边叫我的人。

“你干什么?今天怎么了?”

“哦,没什么,刚才在想事,有什么事吗?”

“你的英语作业,还不交吗?”

“哦,哦,等一下,马上。”

我快被这英语科代表给送到阎王爷那里去了,险些啊!

交完作来,我小心翼翼的回到位置上,害怕会有事情在此时发生,李亦不会放过我的,一定会想办法整我,心里想着,眼睛也四处的张望。

一切都正常,但我却仍然放心不下,他会这么轻松的放了我吗?之前有女生和他较量,天天被他整得不敢来学校上课了,完了,想到这些,我就更加可怕,怎么会遇到这种同学?想着我的脑子里就如万剑在穿行。

七上八下的上完了一上午的课,一直没有发现异样,李亦也没有整我,接下来几天我也相安

无事,对此我也开始放下忐忑的心。

无意间发现抽屉里有一封粉色信封,惊奇的悄悄打开看,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情书,读完情书,我的脸涨得通红,次收到情书,难免如此反应。我紧张的四处凝视,还好没人看见,我放回抽屉里。

一天的心情如绚丽的花开,但对于这个落名“LY”让我想不到,不过还好,他约我今天中午在学校的桃源湖见面,我到底去不去呢?想了整整一上午,脚步在教室踯躅的徘徊,但始终是受不了好奇心的作宠。

一路上总有些异样的眼神看着我,过路的同学,交头接耳的说着什么,我也没有这么多时间去猜测了,继续向桃源湖走去,期待的心如湖里的涟漪波光潋艳荡漾开来。

当我到时,却看见李亦和几个男生站在桃源湖边,我脚步开始后退,但正准备离开时,却被李亦看到了。

他一脸春光灿烂猪八戒,而我现在已经是窘迫得,想找一块地钻下去,怎么这种事被他遇见了。

他两手放在牛仔裤兜里,左倒右摇的走到我身边。

“哎呀,什么风把你吹到这里来了,不是想寻短见吧?”他那头又故意靠近我,我用力的后退,却不小心跌坐在甬路上,两眼无奈的看着这个可恨的家伙。

“哦,不对,这里是约会的地方吧,你该不会是来约会吧?”他的声调故意托长,旁边的男生跟着噗嗤的笑出声。

我翻身腾起,“怎么?我就是约会的,怎么?”我气愤的看着他。

“不会吧,有人追你吗?像你这种瘦不垃圾的,有人会喜欢你吗?”他越来越得寸进尺。

“有,怎么,总比你好吧!”我顺手掏出包里的那封情书,在他眼前晃,以示威。

“哎呀,小伟,你看你的字写得好难看,不是叫你写公正一点的吗?”他转身对着旁边的男生吼。

此时我的脸比猴子屁股还红,我知道了,我被他给愚弄了,又是他搞的鬼。我的自尊心严重的受到打击,我已经来不及去与他们辩驳,我使起右手,用力的打在李亦的脸上。[1][2][3]

南昌脑瘫医院
网络营销模式有哪些
体育竞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