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母亲的厨艺

2019-01-03 04:47:30

母亲的厨艺

绑粽子,制魔芋,蒸年糕粿品,酿红酒白酒,包包子饺子榜舍龟,所有这些母亲是无所不会。年幼时我觉得母亲非常能干,长大后,更确切地说,是在别人家和城里吃过几回饭菜后,我发觉母亲的这些手艺其实是应农村习俗和祭祀之需而学会的,水平马虎。

非但如此,母亲日常烧饭做菜的手艺也与“精湛”隔了好几重山。

祖母曾教我唱一首童谣:“阿公要煮咸,阿妈(祖母)要煮淡,两人相打弄破鼎。”唱了一遍我就不唱了,因为我怀疑这里面的阿公阿妈其实就是父亲母亲,只不过要吃咸的人是母亲,父母亲也只是为此“相骂”不“相打”。在我的记忆中,早年(现在已改观很多)母亲做的菜与盐巴几乎是等义的。一碗饭下来,往往就不了几口菜,而且越是令人馋嘴的食物咸味越重。更让人无奈的是,每当父亲和我们几个孩子一致抗议菜肴“太咸”的时候,母亲总是极严肃极认真地尝试一小口,然后一脸无辜:“那有……那有!”我想,善良老实的母亲绝不是想要狡辩,而是先前长期食不果腹、困窘劳顿的生活使她养成了过于拮据的习惯,“多放盐巴省点菜”的观念早已在她的脑中根深蒂固。于是盐巴,咸麻了母亲的舌头肠胃,也腌制了母亲干涩的生活。

母亲厨艺不好的另一个原因在于她骨子里根本就没把下厨当回事。正如许多人把工作当作职业而非事业一样,母亲认为,吃饭,是为了蓄上干活的气力,任何饭菜,只要咽得下填得饱肚子就行了,至于精炒细做的时间和心情,那是城里的“闲人们”才有的。因此,母亲常常在临近开饭的时间里大步流星地从瓷厂奔赴回来,赶车一般急匆匆地淘米摘菜,饭倒是可以在高压锅里焖得喷香,炒菜呢,有时因为“欲速则不达”而味道不香,有时则因为兼顾多方顾此失彼而烧焦烧烂了,凡此种种。而对于母亲所有的这些马虎、冒失,我们却没有责备的底气。因为她是希望多腾些时间到瓷厂里多做几板生坯,再多赚些钱,五块也好,十块也好,以前是为了供孩子读书,现在是为了帮孩子买房子。

因为这样,在厨房里掌勺了几十年的母亲,至今仍是一个蹩脚的厨手。

可是我想,我的母亲,固然不是一个心灵手巧的人,然而,品味母亲拙劣厨艺的成因,我看到的是母亲辛酸的身世、坚强的奋斗和无私的母爱。如此,母亲与别人一样!

VZA去黑头面膜
鹅卵石厂家
12v球泡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