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彩虹合唱团如何为新城市民工打造精神良药

2019-03-06 19:47:36

彩虹合唱团的走红与神曲的更新迭代也预示着消费升级以及审美变化。

作者 | 齐朋利

“跳过朝阳公园的广场舞,雾霾也没能把我征服”,这几天《春节自救指南》刷屏了很多人的朋友圈。

这首以年轻人春节回家为切入点的歌曲继承了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自《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以来,以古典音乐形式表达接地气话语的传统,伴随着开场的优雅圆舞曲像一把温柔刀深深扎进这个时代压力山大的年轻人心里,或笑或哭中引起共鸣。

彩虹合唱团的名字在2016年并不陌生,这家成立已有7年的合唱团体接连发布了《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感觉身体被掏空》等作品,成为当下颇具知名度并且能表达年轻人心理的音乐团队之一。

感觉身体被掏空

由于彩虹合唱团的作品受众更多的为都市白领,一些人将这些作品冠以“新城市民工神曲”的称号。实际上,彩虹合唱团的商业价值并非简单的体现在歌曲的流传度,而是这种族群的心理特征和精神消费。

在中国,一个以25岁到35岁左右的人为基础的强大族群正在一线城市崛起,他们经常自称 “民工”。平缓的经济环境、激烈的职业竞争和快速的生活变化,让他们内心深处有某种不安全感。同时,良好教育和生活向往让他们继续保持进取心,追求生活品位和精神消费,远离现实政治却会吐槽不喜欢之物。

如同《北京遇上西雅图》、无印良品、跑步健身等生活方式的流行一样,某种音乐也会受到“新城市民工”的青睐和认同。在这个意义上,彩虹合唱团有别于之前“神曲”的定义。

彩虹合唱团艺术总监金承志对三声(ID:Tosansheng)表示,“我不反感神曲,大家眼中的神曲在我看来其实是严肃作品。而且我也没有特定为哪个阶级写歌,

彩虹合唱团如何为新城市民工打造精神良药

我们都是这个时代的年轻人,我在写我自己的经历,在写普通人的普通生活。”

实际上,彩虹合唱团的团员也都不是专业的,有书法家、有舞蹈老师,而他们也并没有特别严格和残酷的排练过程。音乐在他们身上回到了有趣和真实的本质,“都有自己本职工作,痛苦快乐都是真实感受。”

金承志的工作节奏正在不断加快,建公司和融资等商业事项都提上了日程。“未来彩虹合唱团团员会增加,演出会到其他城市但会想让团员分批去,我们也不仅希望传播作品,更希望传播一种生活方式,让更多人加入这个团队是一件好事。”

《春节自救指南》的诞生

金承志

在29岁的金承志看来,40岁以下的中国人在春节回家时都免不了被问结婚生子、升职加薪等一系列现实问题,“有的问题是善意的,有的问题是不想回答的,可能老一辈的人也没恶意,他们只是在延续几代人的思维习惯,却被想到会给年轻人带来困扰。”

《春节自救指南》诞生是为了“让年轻人的想法被知道,终达到一个双方的和解。”

这首新歌的一开始是比较愉快的圆舞曲,老王等人物角色的进场让冲突逐渐加强,“老王肆无忌惮展示优越感,亲戚也开始数落你,主人公被逼到墙角,开始认错。”但是,一味认错和说气话势必会加重冲突,“有可能你也会攻击别人,叫自救指南是因为后面有自我表达,我珍惜我的选择要走自己的路happy ending。”

《春节自救指南》从1月2日开始排练到14日正式演出,一共排练了三次,但准备周期却很长。金承志告诉我们,“我不会闷头写作而是在平日关注一些细节,我更喜欢天然性,可以给我提供更为广阔的思维方式,我作曲的灵感来自文学和阅读。”

在平常的生活中。金承志喜欢《聊斋》一类的志怪小说,喜欢听巴赫、莫扎特、贝多芬和黄字等人的音乐。金承志评价巴赫和贝多芬都是跨时代的人,“他们的存在即是鼓励,莫扎特是一个天才各方面我都喜欢。”

他曾赞音乐剧《我,堂吉诃德》中文版精彩至极,也在《春节自救指南》第5分29秒处使用音乐剧《汉密尔顿》中《MY SHOT》一个小节,金承志将此作为自己向这部伟大作品的致敬。

金承志

金承志同样有着自己的流行生活,他如同今天很多年轻人一样,喜欢在B站看电视剧,喜欢弹幕,喜欢吐槽,偶尔也会看些元首和诸葛亮王朗的鬼畜。

向上的追求不会变化,吐槽并不意味反叛,彩虹合唱团还记着吐槽完总要回归平和,“《感身空》是生活方式的选择,《春节自救指南》也是选择自己的生活,一直以来我都在表达自由与乐观。”

所以,在这首《春节自救指南》中,金承志个人喜欢“没人能在我的BGM里战胜我”以及后面的RAP。对于“我童年爬过树,冻伤国定路”等歌词,因为爬树对于小时候的金承志而言,是一件很有成就感也很快乐的事情。

“每一个个体都是时代的一部分”

《春节自救指南》评论

卢中强、张培仁等很多传统音乐人对金承志评价很高。卢中强曾表示金承志在用直接本真的状态做音乐,这是其作品打动人的一个重要因素;而张培仁曾邀请金承志到简单生活节演出,他形容自己听到《感身空》时“脑浆鼻涕都一块流出来了”。

就在《春节自救指南》发布后,张培仁又再次给金承志发消息称其为偶像,这让金承志有些诚惶诚恐。

金承志就是年轻人中的一员,“每个个体都是时代的一部分,都与时代密切相关,无论你关不关注这个时代。”而彩虹合唱团之所以能写出那些作品,正是在于“彩虹合唱团所有的人在爱好音乐的基础上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我们的基因就是不断变化不断充实,因为我们的人太斑斓了。”

在彩虹合唱团团员里,有书法家、舞蹈老师甚至化学家,都是“十二分热爱生活的一群人,只要得空了就去玩,喝下午茶参加读书会”,富有这个城市新人群的生活方式与情调。

对于彩虹合唱团为什么能持续产生爆款,金承志表示首先作品本身要耐听,要是一个经过思考设计的作品。“古典音乐写作需要有趋势有分析,首先要在技术上说得通。如果唱的难听歌词乱七八糟,那大家不会去听的。”

彩虹合唱团

重要的是,金承志非常看重的是真实接地气,“要不虚伪不夸张,在别人听懂的基础上表达想法,一味拔高自己说自己高雅那是不对的。”

实际上,彩虹合唱团还有《泽雅集》等严肃的音乐作品。在金承志看来两者是相辅相成的,“现场观众听了十几首严肃作品会需要调节,所以返场曲目会有娱乐性,而络观众听了娱乐性作品也可能对合唱感兴趣去听严肃作品。《感身空》和《泽雅集》都是真实生活里的话题,只是有的全民关心,有的一部分人关心。”

这也意味着,金承志将继续书写自己感兴趣的话题——也是这个时代年轻人感兴趣的话题——“首先看我有没有用眼睛捕捉到,第二看我有没有表达欲望,这是一个关键。”

在音乐世界,金承志的自由乐观和民谣所擅长的怀旧青春,以及简单生活节所倡导“做喜欢的事,让喜欢的事有价值”一道,成为这个时代“新城市民工”喜爱的精神鸡汤。

金承志告诉我们,“形容一个作品火爆有人会用神曲有人可能用佳作,我不喜欢给自己贴标签,但是无法阻止别人贴标签,高雅和低俗之间很难去做一个界定,因为我们没有一个评分标准。”

“神曲”的消费升级

彩虹合唱团

从2011年成立以来,彩虹合唱团经历了两个重要节点。“一个是2014年,我们把合唱团由专业团队变为引入大量校外成员,另一个则是《张士超》那首歌,我们次进入大众视野。”

在《张士超》之后,彩虹合唱团开始获得一些广告和影视剧歌曲演唱的机会,而《感身空》的走红则为团队带来了更多商业合作的可能。

在2016年,彩虹合唱团总共演出10场,报名加入合唱团的人数骤增到数百人,但是经筛选留下四五位。这些入选的人需要满足这些条件,“读谱、演唱技巧、声乐能力、语言能力是入团必备技能,还需要对合唱音乐有十万热情。”

彩虹合唱团的作品流行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长久以来人们对于神曲的概念。制作粗浅、旋律重复、用词直白、空泛表达爱恨别离的神曲正在被有科班音乐功底的专业人士以更丰富的音乐技法、更接地气的语言、更能体现时代精神的作品所取代。

金承志说道,“我们每一首传播广的歌都是现场,现场演出是有生命力的和有质量的,我只把内容做好互联传播不做预设。”

彩虹合唱团

彩虹合唱团的走红与神曲的更新迭代正,也预示着时代消费升级以及一代人的审美变化。Echo回声近日发布了《2016中国年青人音乐生活方式白皮书》,这份《白皮书》来自4626份国内一二线城市的80、90后样本,其中95后和00后占比超过58%。

《白皮书》显示,农业重金属、土嗨洗剪吹和广场舞大妈纷纷登上年青人音乐黑榜,而薛之谦、Alan Walker、华晨宇等人,《Faded》、《我的滑板鞋2016》成为年青人广泛喜爱的新一代神曲。

目前,彩虹合唱团的收入由门票、广告和内容合作三部分构成,同时不断有投资人找上门来。金承志希望未来能够成立公司,这样可以更好地将团队成员固定、开展巡回演唱会,同时可以和唱片公司等合作。

换句话说,彩虹合唱团正在加速商业化,金承志为省时间也由喝茶改为喝咖啡,“我们会有其他城市演出但还是会让团员分批去,我们不希望团员太辛苦。”

在界面视频箭厂的采访中,金承志被问到彩虹合唱团能火多久?他这样回答道:

“这个很难讲,我们都不是红不是长得好看的人,我觉得挣钱是光荣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能活到现在的一个原因。终还是场上见,无论做商业活动还是音乐厅演出,把音乐质量做上去别人就不会觉得是差的。”

©三声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