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国务院亿元项目督察组启程先遣队直取氧化铝

2018-11-02 12:01:44

国务院亿元项目督察组启程 先遣队直取氧化铝我的钢铁

“明天就出发了。”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铝部副主任郎大展对说。 按照计划,8月31日一早,他将和国家发改委、国家环保总局等部门人员一起,先赴山东,再转赴河南、山西,展开对氧化铝新建项目为期一周的检查。 此刻,正是各地自查固定资产投资项目的大限时间。根据安排,到该日为止,各地将完成亿元以上固定资产投资项目的新开工项目清理工作,并将处理结果上报国家发改委。 之后,国务院将组织由各有关部门负责人带队的督察组,分赴各地对投资项目清理工作进行大规模的抽查。 本报获悉,目前各地正在将相关数据汇总到国家发改委投资司。国家发改委也正在研究如何派遣督察组下去。“到时如何去,还在研究,我自己是否参加,还不知道。”发改委的一位官员告诉。 某种意义上说,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先行出发的这个“氧化铝检查组”,可以理解为是国务院督察组的一支“先遣队”。 大检查的个目标首先锁定电解铝的上游行业氧化铝,这有些出人意料,显示本次检查更加关注上游行业的违规问题。而“先遣队”奔赴的三个省份有两个属中部省份,也显示出宏观调控重点从东南沿海转向中西部的脉络。 更关注上游行业 这次大抽查前夕,国家发改委刚刚发布了钢铁、电解铝、纺织、电力、平板玻璃、铜、煤矿七大行业上半年运行报告。这些行业全部是国家去年以来圈定的产能过剩行业,也是这一轮宏观调控的重点。 可是,今年上半年以来,随着上述产能过剩行业的形势好转,地方新一轮的投资开始加大,再建项目不断上升,违规现象严重。根据8个省市的调研结果反映,上半年40%以上新项目存在违规开工情况。 而在上述行业中,本次检查更加关注的是上游行业的违规问题。 郎大展指出,所以对于铝行业主查氧化铝,是因为作为电解铝的上游行业,违规建设,不顾环评等问题,要严重得多。 投资热潮的背后是利润的驱动。 “现在铝产品销售太好了,我们公司连库存都没有了。”位于河南林州市的林丰铝电有限公司的杨晓增对说。林丰铝电是全国民营企业500强,地处山西、河南、河北交接的红旗渠附近,主要生产铝下游行业的电解铝、电工圆铝杆。 上半年常用有色金属压延加工业实现利润增长52.4%。铝行业利润良好,刺激了上游产业氧化铝的大量投产。国家发改委刚刚发布的七大行业今年上半年运行报告显示,月份,在全国电解铝产量同比增长仅18.1%的情况下,全国氧化铝产量却达到595万吨,同比增长50.6%。“目前氧化铝行业有29个各类在建项目,其中本年新开工项目11个。大量氧化铝在建、拟建项目未经核准,不具备开工资格。有的铝土矿资源不落实,或土地使用手续不齐备,有的甚至未经环境影响评价论证。” 而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6月份全国氧化铝产量为106.8万吨,同比增长了57.1%。 并且,业内有说法称,一些已经投产的20万吨以下规模的氧化铝或氢氧化铝项目没有出现在国家统计数据上,甚至连已经投产的山东魏桥铝电公司160万吨氧化铝项目也没有列入统计,因此实际的在建氧化铝项目会更多,预计2006年我国氧化铝产量将在1350万吨以上。 “国家关注氧化铝等上游行业的关键在于产业安全。”郎大展认为,中国的铝土矿储本来就不多,氧化铝项目盲目上马,滥采滥挖会危及矿产资源的安全,使下游产业面临极大的原料保障风险。类似钢铁企业那样在与国外铁矿石巨头谈判中屡屡吃亏的情况,已经在铝、铜等行业出现。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铜部的尚福山也证实了这一点。 “上一轮铜企业集体与外国企业的谈判,已经刚刚在上海失败,下一轮前景也不明朗。”尚福山说,由于铜原料的缺乏,中国目前是直接从国外进口铜原料,还是将冶炼转移到国外,直接进口铜产品。但是谈判失败说明,即使中国赚取一点冶炼的加工费都存在困难。 中西部成调控新重点 2004年的上一轮宏观调控重点在江苏、浙江等东部地区,而这一轮的宏观调控,中西部省份成了新的重点。继不久前内蒙古的电力违规项目被查处后,这次国家发改委、国家环保总局等部门的“氧化铝检查组”,要去的三个省,除山东外,另两个――河南、山西都在中部。 这一点与中央对能耗和环保问题的焦虑有关。 上半年全国单位GDP电耗为1433.8千瓦时/万元,较去年底上升5.5%。单位GDP能耗比去年同期上升0.8%。化学需氧量排放总量同比增长3.7%;二氧化硫排放总量同比增长4.2%。 而国家发改委宏观院投资研究所投资形势分析课题组在8月初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中西部省份固定资产投资的持续高增长是全国单位GDP能耗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 “这种状况从去年持续到今年上半年,一直没有好转,并且还在加剧。”报告的执笔人,投资研究所战略室副主任王元京对说。 据对比今年上半年全国各省市区的统计公报发现,今年上半年,单位GDP能耗下降的是东部发达地区。比如去年年底单位GDP能耗全国的前三名广东、北京、上海,今年上半年万元GDP能耗分别为0.78、0.8、0.85吨标准煤,分别比去年同期又下降2.7%、7%、4.7%。而中西部地区则鲜有单位GDP能耗降低的消息传来。 王元京认为,随着“投资西进”和东部地区向中西部的产业转移步伐加快,西部生态脆弱地区的资源、能源开发强度明显增大,生态压力还在加剧。 “地方现在有些抱怨,特别是中西部等落后地区认为别人热我们为何不能热,别人快了,为何我们不能快。”中国投资协会咨询委员会副秘书长达松海对说,“这需要政府痛下决心!” 国家发改委宏观院专家黄振奇也认为,对于地方的投资冲动,单纯的利率手段不起多少作用,运用综合手段进行调控的必要性在加大。 “9000万元”对“亿元以上” 不过,也有人士对本次国家发改委检查组先行对地方清查,以及正在组建的国务院督察组未来的作用会有多大表示怀疑。 “现在一些地方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杨团在8月26日举行的中国社会政策论坛上反映说,“中央要清查亿元以上的新开工项目,地方上就将的一些项目尽量做成9000万,实在不行,可以做成9900万,这样免了上边的检查之灾。” 按照国家发改委等五部委8月1日出台《关于印发新开工项目清理工作指导意见的通知》,各地要清理上半年总投资一亿元及以上的新开工项目。 国家发改委注意到这一点。不过,发改委一位官员对表示,把一个亿元以上的项目分成几个项目,进而逃避清理的情况不会允许发生。因为在《关于新开工项目清理工作指导意见》中已经明确,需要清理的新项目是今年上半年列入统计范围内的项目。也就是说,各地应该严格按照当地统计部门报送国家。 郎大展也不大相信地方上这种作假的可行性,“(生产)一吨电解铝需要投资1万元,地方想瞒也是瞒不住的。” 在检查组整装待发的时候,随着8月31日大限来临,全国30多个省市、区对上半年投资项目的清理工作也已接近尾声。按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字,今年上半年新开工项目9.89万个,国家环保总局局长周生贤在8月14日的一次会议上透露,按照相关部门对8省(区)亿元以上新开工的建设项目调查,约有40%的项目在征用土地、环境评估、审核程序等方面不同程度地存在违法违规现象。 这一轮清查过后,这些项目当中的相当一部分的出路面临严峻挑战。 “即使清理工作结束后,这个事也不能简单说完了。”发改委的相关人士解释说。(21世纪经济报道)

铆接机
旺旺棋牌
二手叉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