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电视剧市场赔钱为啥还抢手模仿跟风虚火旺盛

2018-10-30 12:02:04

电视剧市场赔钱为啥还抢手? 模仿跟风 虚火旺盛

“国内电视剧的制作投入资金每年已达100亿元,但各地电视台的购买能力只有70亿元左右。有些烂戏,到第三年都播不完,造成大量资源浪费。”对于电视剧领域存在的供大于需的矛盾,在近日召开的中国文联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北京市文联分组会议上,首都广播制作业协会会长、着名导演尤小刚感到非常痛心。  目前,2011年电视剧产量已经高达的两万集,但是,全国大大小小的电视台加在一起,一年的有效播出量也只有7000集到9000集,有幸进入黄金档的仅有3000集~4000集。“市场就这么大,多一半的电视剧拍出来也没有出路。”在尤小刚看来,电视剧制作井喷了,但未必是好事,事实上,过度生产已经让电视剧陷入了有量无质的尴尬。  既然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赔钱的买卖为啥还这么抢手?  “因为大家都想上市。”尤小刚坦言,为了能够到资本市场去淘金,一些影视公司盲目地扩大生产量,“本来一年拍3部,结果一口气拍了13部,此外就是房地产商、煤老板的投资,各种热钱都往这里堆,点燃了电视剧市场的‘虚火’”。  广电总局公布的权威数据显示,中国如今已成为世界“电视剧生产国”,平均每天生产电视剧40集左右。2003年,我国电视剧产量更是首次突破万集大关,之后的年产量一直维持在1.3万集以上。然而,产能过剩,却困扰着成长中的中国电视剧市场。  “美国每年也就生产3000集电视剧,我们今年却达到了两万集。数量增加的同时,创作却跟不上,大部分都是‘垃圾’,只能靠明星救场。”导演郑晓龙曾给媒体算过一笔账:一个影视公司一年拍一部戏,是100%的赚;拍4部戏的话,利润就只有15%;拍5部戏就只能亏本了,他的结论是“拍得越多亏得越多”。  可这些投资者亏得起。在更加巨大的利益面前,他们愿赌服输。  有业界人士称,“不差钱”的国内电视剧市场,已经开始迈入批量生产的资本时代,“以电视台为主体、以社会赞助为主导的传统电视融资制作方式,已变成了被资本操作的方式。大量热钱进来,组成上市公司,再从社会上融资,投入到电视剧制作中。”  “以前一家公司年产100集已经很不错了,现在很多公司年产量和预备产量都翻了番。而在一些娱乐节目被有关部门限令退出荧屏黄金档之后,电视剧肯定是填补空当的选择。江苏卫视已放言明年将投入10亿元购买电视剧,而东方卫视和安徽卫视的买剧预算是8亿元。”有业界人士透露,在这种诱惑下,有实力的公司和机构已经开始规模化生产,扩大电视剧产量。  近两三年,电视剧市场可谓热钱滚滚,但在资金大举进入带来的一轮又一轮制作成本的上涨行情中,全行业都在为演员打工。演员身价已达一集30余万元,一些刚刚有些名气的演员,动辄也敢叫价10万元一集。眼下一些电视剧的生产成本中,演员片酬竟然占到七成,作品质量也就可想而知了。  红了一部《奋斗》,青春剧蜂拥而上;火了一部《潜伏》,谍战剧如雨后春笋。对于电视圈盛行的“跟风作品”,尤小刚认为,现在的问题是资源性浮躁:题材一窝蜂,高价砸大牌,但是电视剧创作是个个体化的创作过程,光有钱肯定是不行的。  事实上,在一些电视节现场,“两极分化”情况已经十分严重:有好导演、好题材、好阵容的作品还没开拍就被抢购一空,但有些剧转战了N个影视展仍然难遇知音。对此,海润影视公司总裁赵智江一语道破:“电视剧市场不缺钱,缺的是冷静头脑。”  2011年电视剧市场大投入、大制作、大阵容的粗放型发展趋势,风险无疑也大大增加。随着制作成本的无限加大,电视剧资金投入的暴涨。当一集电视剧花了200万元的制作费用,它的卖出势必要超过200万元,但这个价钱电视台能不能买得起呢?显然这是一个恶性循环,而这一切终将被市场报复。  一场投资人的豪赌游戏会是什么结局?作为一种文化载体,电视剧题材趋同、审美疲劳、粗制滥造等现象大家早已有目共睹。  “这样的景象与其说是繁荣,不如说更像是经济危机的前兆。”尤小刚表示,当投资者发现找不到播出平台、收不回钱时,投资大规模撤出,电视剧产业链首环破裂,名导拍戏也会变得困难。  尤小刚认为,伴随着这一轮深化文化体制改革,电视剧市场急需解决的是结构性问题。尤小刚直言,现在影视圈过于浮躁,滥竽充数、哗众取宠、追名逐利在这个圈子里相当普遍。“大家都在疲于奔命挣钱,一年多拍几部,一幢别墅就到手了。”他认为当下文艺工作者缺的就是对创作、对艺术的坚守,“热闹不是繁荣,有真正拿得出手的作品才是繁荣。”  此外,尤小刚指出,一直充当着评判电视剧优劣标准的收视率调查方式也应该有所调整。5500户样本常年不变,低收入、低审美水平、低文化、高年龄,完全不具代表性,在此基础上的收视率也不能代表播出方与收看方的互动,却左右了电视剧生产与播出,导致大量粗制滥造的电视剧充斥荧屏。  有数据显示,从2010年10月至今,广电总局审批立项的电视剧总数已超过3万集,创下历史新高。  在尤小刚看来,电视剧没有门槛,对公司、对创作、对剧组各个行当都是如此,可以说是一种“名人加民工的生产方式”,因此,加强题材规划管理,从源头上控制电视剧创作生产就格外重要。“电视剧年产量如果能减少到1万集左右,中国电视剧的质量会更高,观众会看得更过瘾。”尤小刚说。本报 吴晓东

二手叉车转让
消毒剂
美国红枫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